大清国家邮政时期下之大韩帝国早期进口实寄封(-)
原价:¥0
现价:¥200000
朝鲜汉城及仁川大清使馆红条封挂号寄中国北京之进口邮路封两件。其中一件贴1895年版太极八卦图5分及1900年版梅花3钱各一枚,销汉城/17 JANV 3法国在朝鲜客邮局英文日戳,下方另销“SEOUL”挂号戳记,封背亦销北京/25 JANV 03法国在华客邮日戳及中国北京翌日椭圆日戳。另件贴1895年版太极八卦图5分及1901年加盖改值3钱/5分,销仁川/24 AVPIL 03法国在朝鲜客邮局英文日戳,票上方另销罕见之“烟台/27 APRIL 03”法在华客邮局中转日戳(此日戳之外圈为点线式,是目前唯一仅见的记载),封前后另销北京/30 APRIL 03法国在华客邮局到达日戳及“CHEMULPO”挂号戳记。
收藏:加入收藏
数量:
商品详情


大清国家邮政时期下之大韩帝国早期进口实寄封


—— 汉城及仁川大清使馆红条封挂号 ——

寄中国北京进口邮路封两件



朝鲜汉城及仁川大清使馆红条封挂号寄中国北京之进口邮路封两件:

     其中一件贴1895年版太极八卦图5分及1900年版梅花3钱各一枚,销汉城/17 JANV 3法国在朝鲜客邮局英文日戳,下方另销“SEOUL”挂号戳记,封背亦销北京/25 JANV 03法国在华客邮日戳及中国北京翌日椭圆日戳。

     另件贴1895年版太极八卦图5分及1901年加盖改值3钱/5分,销仁川/24 AVPIL 03法国在朝鲜客邮局英文日戳,票上方另销罕见之“烟台/27 APRIL 03”法在华客邮局中转日戳(此日戳之外圈为点线式,是目前唯一仅见的记载),封前后另销北京/30 APRIL 03法国在华客邮局到达日戳及“CHEMULPO”挂号戳记。

    



       1876年,日朝签署江华条约,日本打开了朝鲜国门。后日本又与清政府约定,如朝鲜发生重大变故,中日任何一方出兵朝鲜都要事先通知对方。

1894年,日本利用朝鲜东学党起义,诱使中国出兵朝鲜,在中国出兵之后,随即表示事先未得到中国通知,以中国毁约为由,大举向朝鲜派兵。7月间,日军进占朝鲜王宫,控制了朝鲜王室。8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中国战败。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朝鲜高宗三十二年,日本明治二十八年),清日签订《马关条约》。其第一款曰:“中国认明朝鲜国确为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国,故凡有亏损其独立自主体制,即如该国向中国所修贡献典礼等,嗣后全行废决。”清与朝鲜的宗主国、藩属国关系终止。

朝鲜建阳二年(日本明治三十年,1897年),高宗李熙称帝,更号大韩帝国,以图中兴。

韩国光武八年(日本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韩日议定书》、《韩日协约》签订,殖民化进程加快。

韩国光武九年(日本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日韩保护协约》签订。

韩国光武十一年(日本明治四十年,1907年),签第二、第三份《韩日协约》,日本设统监府于汉城。高宗李熙为统监伊藤博文所逼,退位。太子李坧即位,是为纯宗。韩国隆熙四年(日本明治四十三年,1910年),签《日韩合并条约》。纯宗李坧退位。国亡。其地并入日本。

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


    中国自海关试办邮政以来,寄往朝鲜的邮路封确实不多见。直至大清国家邮政成立,适时朝鲜王国在日本操纵下,改国号为大韩帝国,并于1901年4月15日,大韩帝国和法国制定了一个法韩双边邮政专用协议。根据协议中的第3条款,标准信件邮资为3钱,特殊的邮资只适用于其它邮件,而这些邮件都要符合国际邮政的规定。又根据1901年9月28日通信委员会3号法令,1901年10月1日起,修订后的邮费,如到中国北京、上海、天津、烟台、汉口、厦门、苏州和沙市,15克信件邮资为3钱,明信片2钱和回片4钱。同样,调整后的挂号费和回执费分别为10钱和4钱。这段期间,中国与大韩帝国彼此往来信件更为稀少。之后,从民国中华邮政期间寄往朝鲜的邮路封也不多,并十分罕见。更遑论上述在大清时期用中国格式的红条封从朝鲜寄入中国的进口封。这两件大清使馆寄出的邮件必须经法国客邮局运送,到达中国后又不通过上海的文报局转递而直接到达北京中国邮局,甚为难得。










                                                     贴页图                                                                                              中英文翻译内容


—— 大清国家邮政时期下之大韩帝国进口中国的邮路封 ——

仅见于韩国2014年世界邮展邮集里出现过上图一件,余下则是此版图2件。即目前存世可寻共3件。